来自 国内 2019-06-07 01:45 的文章

外部环境在变 国内经济也在变!中央应对举措不断

  今年以来,面对外部冲击,中央的应对举措也在不断出新,打出了一系列的政策组合拳。

  2019年5月29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召开。这次会议在宏观调控、能源革命、创新、粮食安全、土地制度改革等多个领域,针对性地做出了一系列政策安排。

  在央视财经频道《中国经济大讲堂》栏目的演讲中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指出,我们要释放潜力,最重要的还是要推进新一轮改革,最大程度地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。只有这样,我们沉淀的、沉睡的这些要素、资源、潜力才能进一步释放出来。

  第一,我们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这是我们未来的一条主线。为什么要从供给侧着力?我们需求已经受到了影响,也有相当的压力。为什么我们不从需求端着力?我们要从供给端着力?

  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问题,有需求端的因素,但主要是供给端的,就是产能过剩、产业技术创新能力不足、产业竞争力不强、国民经济循环不畅这些问题更突出。

  某种意义上来说,供给端这些问题决定了需求端的问题。所以,中国经济有需求端因素、周期性因素,但主要矛盾还在供给端。所以,还要抓主要矛盾,从供给端发力。中央确定了八字方针,就是面向未来,要“巩固、增强、提升、畅通”。

  巩固什么?巩固“三去一降一补”的成果。现在重头戏在哪儿?就是要出清过剩产能,出清僵尸企业。

  现在创业,营业执照立等可取。企业生出来很容易,但是退出就会面临很多问题。比如退出,企业的负债怎么办?企业的欠税怎么办?企业欠缴的社保怎么办?人员安置怎么办?面临一系列障碍,下一步怎么用改革的办法来加快这个进程,使得我们沉淀的厂房、设备、土地、劳动力能够重新再配置,提高配置效率。

  第二,我们要增强微观主体活力,也就是增强市场主体的活力。那么,靠什么增强市场主体的活力?靠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,能够激发企业家创业、创造激情的营商环境。所以,我们要确立竞争中性的原则,在税收、监管、信贷、政府采购等诸多领域,对各类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,大家平等参与竞争,提高资源配置效率。

  第三,提升产业链的水平。提升产业链,要从过去的加工组装、加工贸易,逐步向研发、设计、标准、供应链管理、营销网络、品牌这些高附加值的区段升级,这就是提升产业链。同时,还要培育发展新兴的智能制造领域,适应智能化工业革命的需要,通过“智能+”发展智能制造,发展大数据、人工智能,培育新一代产业,这个就是我们提升产业链水平。

  第四,就是我们要畅通经济的循环。经济循环最大的障碍是什么?现在商品、服务都市场化了,但是市场化只走了一半的领域,就是生产要素。劳动力、资金、土地、技术怎么进一步加快市场化,打通国民经济的循环,让要素能够流动?比如土地,城乡土地还是双轨的,怎么能够打通这个通道,能够循环起来?

  从供给端,我们要形成更有竞争力的供给体系;从需求端,我们要培育形成一个强大的国内市场。所谓强大,不仅仅是数量的概念,不仅仅是规模的概念,因为规模最大,我们指日可待。

  我们还要有质量的概念、品质的概念,所以,我们要建设的是一个更有质量、更有品质的市场。强大的国内市场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要关起门来建市场呢?不是,我们要打通国内和国际两个市场,要建设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。

  当然,我们要释放潜力,最重要的还是要推进新一轮改革。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,国内经济也在变化,我们靠什么去应对这些变化呢?我们说要主动求变,以变应变。我们主动求变,变什么?就是要推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。

  过去产业政策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在市场化不断深化的今天,怎么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作用?要建立公平竞争的审查制度,一切妨碍公平竞争的条款都要去除。还要进一步完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,这些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地去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。只有这样,我们沉淀的、沉睡的这些要素、资源、潜力才能进一步释放出来。

  我们要加强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。产权制度是市场经济最基础的制度,是“四梁八柱”之一。没有清晰的产权,就没有交易,所以必须保护各种类型的产权、物权、债权、股权,还有知识产权,增强市场主体的信心。

  我们要继续深化科技体制的改革。因为现在的国际竞争就是科技制高点的竞争,一些国家表现出的行为也可以看出他们对我们的恐慌,所以我们要牢牢把握科技竞争的主导权。靠什么赢得科技竞争?靠强有力的制度优势,就是我们要增强科技体制的竞争力,就要继续深化改革,包括我们要探索赋予科技人员和科技成果所有权,就是科技成果的产权激励,产权激励是最有效的激励方式,包括要进一步推进科技成果向企业的转移制度,包括要继续强化知识产权的保护,使得科技人员的潜力进一步释放出来。

  我们还要深化国资国企改革。从企业形态逐步转向资本形态,改革国有资本授权体制,更多的国有资本以资本形态来存在,具有更强的进入和退出的灵活性。继续推进竞争性领域混合所有制的改革,包括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的改革等。

  我们还要继续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创造公平条件。包括在融资、税费、营商环境等方面,来激发它们的活力。

  我们还要推动高水平的开放。从商品和要素的开放,转向规则和制度型的开放,这个标准就大大提高了,就意味着我们要更多地与国际规则对接,更深地参与全球市场分工和全球治理体系。

  当然,我们要释放潜力、发展潜力。最终要靠什么呢?靠人。所以,还要建立一个更有效的激励相容的动力机制。改革开放,我们正因为形成了有效激励的制度,所以各方面的积极性充分发挥出来。面向未来,我们要适应新的形势变化,也要探索建立健全一个在新的形势下有效的激励机制,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释放发展潜力的进程中来。